“没有,完全没有,绝对没有”‧纳吉驳斥巴拉宣誓书

“没有,完全没有,绝对没有”‧纳吉驳斥巴拉宣誓书(吉隆坡)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坚决表明,他既不认识,也不曾见过私家侦探巴拉苏巴马廉在法定宣誓书中所提到的蒙古籍女郎(安娜)。受到媒体追问他是否如宣誓书所说的曾和安娜有过性关係时,他表明:“没有,绝对没有,因为我从来不曾见过她,完全没有(no, absolutely not, because I never, never met her at all)”。他形容巴拉在宣誓书中所说的是一种“恐怖的谎言”。他认为,巴拉所做所为不仅是在企图破坏其名誉,也是(人民公正党顾问)安华转移其再次涉及鸡姦指控视线的伎俩。宣誓书与警方证据有出入纳吉是週四(3日)下午出席在国会举行的北马经济走廊会议后,就巴拉上午在安华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大爆内幕一事,作出回应。他说,法庭目前仍在聆审蒙古女郎炸尸案,而这件事的发生(指巴拉宣誓书)对他来说是有点玄妙。不过,他强调,他想说明的一点是,巴拉在宣誓书中所说的并不正确。纳吉促请有关方面就有关指控展开调查,并儘快公布调查结果,这是因为不只是他欲知道真相,人民也想知道真相。他说,巴拉在宣誓书中所说的一切,与法庭及警方收集的证据有出入,他也要求有关方面能够展开调查。与此同时,纳吉也提醒相关人士,他们做了违法的事,就必须对他们未来可能面对的对付做好心理準备。询及会否针对此事向警方投报,纳吉声称,他交由警方进行调查,这是他身为国民的权力。 幽默谈吐回答问题记者会上,副首相纳吉表现的十分轻鬆,他以幽默谈吐回应记者的所有问题,而且有问必答。记者会结束后,他整理衣服,笑着对着身旁的秘书说:“哈哈,记者总是问我这些问题。”以下是纳吉在记者会上与媒体的问答录:问:记者答:纳吉问:你会报警或採取法律行动对付发表有关消息的人士吗?答:现阶段,我让警方採取行动。身为马来西亚公民,我保留起诉权利,可能会起诉对方诽谤。问:为何安华要对你进行人身攻击?答:问题在于为何发生此事?所有事情突然发生,连全国总警长丹斯里慕沙哈山、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甚至连我都被攻击了,为何是现在?问:你知道安华针对你的原因吗?答:我不知道,可能安华以为我是唆使这位孩子(赛夫)的幕后主使人。我不否认曾经见过这名孩子。几天前,赛夫还未报警时,他来到我家申诉自己被安华鸡姦了。起初我怀疑他所说的是真还是假,因此我叫他去报警,让警方来调查。我愿意和赛夫见面,因为我是一位领袖,而他只是一位前来求助的百姓,老实说,我在之前从不认识他。问:为何赛夫会来见你?答:为什幺来见我?因为他需要帮助,而且他也认识我身边一位官员。问:你认为赛夫所说的话有根据吗?答:我不敢随便断定,当我和他见面的时候,他还在恐惧中,双手不停发抖,我只能建议他自己作决定是否报警,接着他就娓娓道来被鸡姦的经过。问:赛夫说了什幺?答:他说很多,我想讲一天也讲不完。问:如果警方调查后,要你上庭供证,你愿意吗?答:为什幺我上庭?我只是听赛夫的谈话而已。问:你曾和蒙古女郎安娜有性关係吗?答:没有,绝对没有,因为我从来不曾见过她,完全没有。问:较早前,你曾说赛夫去到你的办公室谈有关奖学金的事情,现在你怎幺却说他到过你家?答:不,那是两回事,他只去到我的办公室,只是和我的特别官员谈奖学金事项。他到我家,是因为他很徬徨,才向我求助,这此之前我俩从未见面。问:安华提及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及总检察长阿都干尼曾陷害他,目前警方也介入调查,你觉得这两位人物应该暂时停职吗?答:应该交由他俩来考量,目前他们还是各自部门的领导人,必须继续工作。问:这项丑闻会破坏你的名誉或影响巫统党选的表现吗?答:我还很轻鬆,你们(指记者)可以看到我现在还是笑嘻嘻的,我并不担心,事实证实一切。我没犯错,没什幺好担心的,一切如常。问:针对蒙古女郎炸尸案,你会主动要求警方来调查你吗?答:为什幺我需要被调查?可以给我一个好理由吗?警方已全权去调查这起事件了。如果安华真得关心蒙古女郎炸尸案,他应该一早就供出所有证据,为什幺等到现在才说呢?‧2008.07.0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