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无障碍出行 障碍重重

特区政府近年不断增加无障碍设施,尽力方便视障人士的交通出行,但有极重度视障人士接受本报採访时反映,当局在规划设计方面欠缺换位思考,令视障人士出行障碍重重,加上宣传教育不足,令视障人士渴望被认同而非同情的心态很容易被忽视。生活中的诸多不便和不理解,最终导致不少视障人士宁愿选择「隐身」,没有勇气迈出家门一步。

赵先生认为本澳无障碍出行设施配套不足,令他每次单独出门都提心吊胆。(刘志衡摄)

68岁的赵先生是一名极重度视障人士,两年前因为患上青光眼及眼部发炎,令他的视力开始急剧退化。失去工作和收入之余,还要家人的特别照料,让赵先生觉得从心理到生理都承受很大打击。由于不想增加家人负担,赵先生非常希望能靠自己四处行走放鬆心情,但本澳无障碍出行设施配套不足,令他不敢单独出门。

赵先生举例指,本澳交通灯导盲钟的音量小到几乎听不到,令他根本不敢过马路,他向当局查询原因,当局竟回覆是由于有市民投诉导盲钟影响休息,所以将音量调低。赵先生又指,街上斑马线的导盲砖建有几个「趸」状物体,视障人士甚至普通市民一不小心踩到很容易受伤。

导盲砖建有几个「趸」状物体,视障人士甚至普通市民一不小心踩到很容易受伤。(杨淑菁摄)

导盲砖与导盲砖中间设立三条钢柱,就像障碍赛道,成为障碍。(杨淑菁摄)

本澳交通灯安装有导盲钟,但有视障人士反映其音量小到几乎听不到,过马路非常危险。(互联网图片)

赵先生认为,当局在规划设计时未能从视障人士角度出发,加上宣传教育不足,令视障人士渴望被认同而非同情的心态很容易被忽视。

仁慈堂盲人重建中心心理辅导及活动协调员梁嘉俊称,当局对无障碍出行配套的建设都只是小步尝试,要普及全澳有一定难度。

仁慈堂盲人重建中心提供手作课程,让视障人士保持触觉的感锐度。(梁灿旭摄)

社工局康复服务处处长邓咏诗指出,截至今年1月,全澳约有700名视障人士;社工局正组织由13个部门组成工作小组,统一本澳无障碍设施的标準;同时,社工局正为本澳无障碍环境进行检视,希望在现存设施找出需改善之处。

上一篇: 下一篇: